快捷搜索:

哪有一点平时的样子,大家都非常奇怪

凌玄摆了摆手:“太风首席,秦院长于我有知遇知恩,这份恩情,无以为报,所以……”
 
    东太风动容,说:“那好吧,后面的事情,我会尽力配合。”
 
    凌玄用计之下,球球岂有不上当的道理。
 
    太浩元得知此事,非常生气。
 
    “凌玄,你好大的胆子,你敢假传我的意思,说你把小家伙藏哪去了?”
 
    太浩元说出如此话来,哪有一点平时的样子,大家都非常奇怪,但是奇怪归奇怪他毕竟是太院长。
 
    “来人啊,把他关进刑法院,容后发落,直到问出小家伙的下落为止。”
 
    东太风看到这个情况,朝黑面判官挤了一个眼色。
 
    虽然他一向执法如山,但是于这件事情上,他还是决定网开一面。
 
    他也是看出了太浩元与往日的不同。
 
    所以表面上把凌玄关押起来,转身之间,就把凌玄放了出来。
 
    黑面判官问:“凌先生,让你受苦了。”
 
    凌玄说:“何必客气,一切都是为了秦院长计。”
 
    黑面判官环顾了一下左右,见四下无人,压低声音问:“凌先生,你于这次事情怎么看?”
 
    凌玄说:“我怎么都学得太院长他似受到什么外力干扰。”
 
    “不能吧,那可是太院长,还有什么强大的外力,可以干扰到他?”
 
    凌玄微笑:“有时候要干扰一个人,并不一定非要多强大的力量。”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二十八章 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
 
    以东太风为首,加上暗中凌玄助力,明面上他们是逼着凌玄说出球球的下落,暗地是对于太浩元的异样,开始调查起原因。
 
    “这一定不是原来认识的老师。”
 
    东太风为了不影响秦阳的大事,这事情暂时支会下去,谁也不许私下与秦阳用千里传音术泄露出去。
 
    此时的秦阳他们已经到了南波城。
 
    到了南波城,却发现城主欧阳忠正带着人备战。
 
    “欧阳城主,发生了何事?”
 
    欧阳忠见秦阳来了,不由大喜:“秦院长你们来了真是太好了。我正犯愁这事呢,那边天波城老城主新故,他的儿子韩旭按惯例接替了城主位置,也不知道他什么神经,非要说周家集一直是他们领地,不许我们后面去那边收税赋,并扬言如果不从,就打过来,这不正备战呢。”
 
    “周家集?周萱你跟他说吧,欧阳忠不是我说你,要不是周萱后面跟我讲的话,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事,你这城主当得好啊。”
 
    如果欧阳忠不提这事,秦阳还不来气,一提起来,秦阳就生气,这欧阳忠也算是一城之主了,而且南波城所辖不小,就差一个小镇的税赋?
 
    随着周萱的讲述,欧阳忠马上说:“秦院长,这您就误会我了,如果我不去收,那边只会更狠,两城之间因为这事,其实没起了摩擦,都是因为当初我的一个决定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决定?”秦阳问起原因,到底哪里误会了这个欧阳忠。
 
    欧阳忠开始讲起了原因:“秦院容禀。”
 
    当年如果不是那个没落的周家发现周家集这个地方,这里本就是块不毛之地。但是随着周家扎了根,一来二去这里变得繁华,这本来是好事情。
 
    好事情归好事情,但是到了前任族长,也就是周正父亲这一辈,为了达到他的目的,暗中分别许诺了两城城主,如果他升为族长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