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才知道感情这黑长老与他也是同病相怜

球球感觉有些讨厌这里的执事,干脆抓两本书走了,后面惊得执事只好去刑法院自找黑面判官领罪受罚。
 
    结果到了那边发现黑面判官脸干净了少。
 
    “你……你怎么想起把胡子刮了?”
 
    “不然怎么样,难道让人看到我胡子被烧的样子?”
 
    “何人如此大胆,您可是执法长老啊。”
 
    黑面判官气呼呼地说:“这学院上下,除了那位活祖宗,还能有谁,真是气死人了。”
 
    一听这里,听风阁执事,才知道感情这黑长老与他也是同病相怜,不由轻叹起来。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二十七章 太浩元的异样
 
    秦阳没有想到,没了约束的球球居然要上天,得治他一下才行,不然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。
 
    师傅也是的,这么宠着他,这样不行啊。
 
    收到那边东太风的汇报,秦阳的鼻子都要歪了。
 
    利用千里传音术,与东太风说:“太风首席,既然师傅纵容,就只能你代劳了,你可以找那凌玄商量一下,最好想个法子关他几天在说,我会与师傅言明此事,太风首席自管放心找凌玄先生求计便是。”
 
    和东太风联系结束后,秦阳轻叹一声:“唉,真不让人省心。”
 
    此时周萱和剑奴他们也是听说了此事,周萱虽然也很喜欢球球,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闹腾,是得好好约束一下才行了。
 
    就边剑奴也看不过去了,要是我的话,直接拉过来顿揍,小孩子不打他就不知道老实。
 
    反正剑奴从来都只知道用最为简单粗暴的方式,去解决问题。
 
    魔灵说:“我到是觉得他只好奇而已,需要好好加以引导,如果引导得不好……”
 
    后面魔灵突然停了下来。
 
    秦阳急问:“你怎么话说一半啊。”
 
    魔灵说:“球球他生性善良,应该不会的,犹记得他初见我时,只是感应我身上的妖族气息,就激动成那样,应该不会,不会的……”
 
    后面她连连说着不会,但依然没有直接说明。
 
    虽然没有明说,但是大家都听出了魔灵的担心。
 
    剑奴说:“那咋办啊,这万一……”
 
    虽然大家都愿意相信球球,但是魔灵这担心,也不无道理。
 
    如此的话,那只能是事不宜迟。
 
    秦阳马又开始联系东太风,务要尽快地办好此事,先关他几天在说。只有把他关起来秦阳才认为是最保险的办法。
 
    现在除了太浩元以外,整个学院上下,哪个不想消停两天,而且这回是秦阳授意的,自然都是卖力地想办法。
 
    凌玄知道滋事体大,虽然他是一肚子主意,却一直推脱说没有想出办法。
 
    私下里凌玄找到东太风,说:“太风首席,可不可以引荐一下太院长,因为有些话我要问过他以后,才知如何决断。”
 
    “哦?如此说,凌先生其实一直有主意,却想知道我老师的意思?”
 
    东太风一下子就听出凌玄话中深意,毕竟他也是经验丰富之人。
 
    不过凌玄的担心也是对的,虽然秦阳现在贵为院长,但是太浩元于大家心中也是威望很高,如果不是他主动把位置让出与秦阳,他依然还是院长。
 
    虽然于秦阳大家也是心服口服,但是于太浩元就不是,现在于球球的事情来说,至少表面来看,他们是持了相反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