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口口声声说爱一连一点实际的行动

 第二天周萱有些不舍,城头相送。
 
    秦阳说:“萱妹,我们的时间多得是,你回去,前面可能要面对的是战争,而战争一事,与女人无关,回去吧。”
 
    对于那边韩旭做何打算,秦阳现在也不知道,他只是心中猜着韩旭是为了立威而在那里虚张声势,但到底是不是真的这样,没有去那边,就不能下最后的定论。
 
    对于秦阳的话,周萱说:“阳哥这话不对,只要有了战争,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都逃不掉的,或许上战场时与我们女人无关。”
 
    秦阳没想到周萱有如此见识,看来以后的日子,是不得这个贤内助了。
 
    甚至这会儿秦阳都想着等事情告一段落,就算不能真正完婚,起码按习俗来说,先举行一个订婚仪式,这样才算给周萱一个交代。
 
    口口声声说爱一个人,却连一点实际的行动,或者保障都没有,何谈去爱。
 
    天波城,听说秦阳到来。韩旭当然要重视,大开城门列队把秦阳和剑奴主仆二人迎进了城。
 
    一路接进了城主府,秦阳直接问:“我来这里,是听说你们最近要与南波城开战?”
 
    韩旭说:“哈哈,没想到这事不惊动了秦院长,打仗这事儿可不好玩,我就是想着把周家集要过来,我父亲当年不知道民间疾苦,我可是民间长大的孩子。这镇上百姓只交一份税赋,总强过要供奉两城吧。”
 
    秦阳没想到韩旭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,马上说:“如此说来韩城主,只是打算吓吓那边的欧阳城主?”
 
    韩旭说:“那是自然,谁不知道那个欧阳忠,他是岁数越活越大,但是胆子越活越小,所以我就是吓吓他的。”
 
    秦阳到是没想到这个韩旭也算是性情中人了。
 
    “韩城主,就是不知道如果这周家集划入你的治下,你又有何作为?”
 
    韩旭答:“哈哈哈,我可不像那个欧阳忠,想当圣人,又不当得彻底,既然有本事喊出税赋减半,就没胆子说全免,如果周家集划入我的治理之下,不敢说全部免除,但是三年内一分税赋不收,我可以做到,毕竟税收这事可是主要的经济来源。”
 
    到底韩旭年轻,办事的魄力和力度就是比那欧阳忠大得多。韩旭说得也没差,欧阳忠想标榜成为圣人,却没有执行下去的魄力。
 
    对于这里的情况了然之后,秦阳心里有了数。
 
    秦阳决定好了,把周家集由他调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