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秦阳因为领悟的道心的关系后面感觉整个人都不

秦阳因为领悟的道心的关系,后面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,而他所以前面领悟了道心,却没有触发出来,却说来也是觉得不可思议。
 
    如果秦阳没有遇到欧阳忠,如果欧阳忠没有那句轻叹,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。
 
    其实秦阳才是真正理解了那句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的人。
 
    世间的事,有时候善与恶的标准,更多的都是人为,没有几人可以做到剑奴那般,一切只凭了本心。
 
    现在回头一想,秦阳身边有三位奇人,秦阳于这话,这会儿才算真正的明白。
 
    剑奴天然就具备难求的道心。
 
    虽然他办事易冲动,而且喜欢打架,但是从来没有哪一次,他做的事情是违背的大道,这就够了。
 
    看来后面还要加强对于剑奴的提升,他的前途必在不可限量,而他秦阳将来必有离开的一天。
 
    离开这个位面以后,这世界交于谁的手上,秦阳不得不想。
 
    如果这世间都是剑奴这般的人,那么秦阳就算回到地球,也一定可以想像得到南离界是一片安静详和的场景。
 
    “也许吧,现在连道心还没有升满,想这些后面的事情做什么,走好眼下每一步吧。”
 
    就这样秦阳他们暂时驻扎下来。
 
    驻扎下来后,欧阳忠听了秦阳的分析,觉得有道理,如果那个韩旭真要攻打,也不会如此,虽然两城交战,如果是打得君子之战,提前都会做准备,并且最后一宣而战,可是看那边完全就是虚张声势,没有宣战的意思。
 
    当秦阳听到战争还有君子之战,秦阳乐了,说:“欧阳城主,我的话你别爱听,你都说了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,那么战争就是战争,何谈君子之战,战争从来就没有正义的。”
 
    “那么被迫而战呢。难道也非正义?”
 
    秦阳说:“被迫而战,不叫战,而叫反抗!”
 
    “好吧,既然秦院长如此说了,我同意。”
 
    看来出来,欧阳忠虽然嘴上说同意,但是心里想得又是另外一回事,让他接受这种思想,也很难。那就慢慢来吧。
 
    秦阳也不再提这个话头,决定明天去天波城看看,让周萱和魔灵暂时呆在南波城等候消息。
 
    第二天周萱有些不舍,城头相送。
 
    秦阳说:“萱妹,我们的时间多得是,你回去,前面可能要面对的是战争,而战争一事,与女人无关,回去吧。”
 
    对于那边韩旭做何打算,秦阳现在也不知道,他只是心中猜着韩旭是为了立威而在那里虚张声势,但到底是不是真的这样,没有去那边,就不能下最后的定论。
 
    对于秦阳的话,周萱说:“阳哥这话不对,只要有了战争,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都逃不掉的,或许上战场时与我们女人无关。”
 
    秦阳没想到周萱有如此见识,看来以后的日子,是不得这个贤内助了。
 
    甚至这会儿秦阳都想着等事情告一段落,就算不能真正完婚,起码按习俗来说,先举行一个订婚仪式,这样才算给周萱一个交代。
 
    口口声声说爱一个人,却连一点实际的行动,或者保障都没有,何谈去爱。
 
    天波城,听说秦阳到来。韩旭当然要重视,大开城门列队把秦阳和剑奴主仆二人迎进了城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