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当年如果不是那个没落的周家发现周家集这个地

如果欧阳忠不提这事,秦阳还不来气,一提起来,秦阳就生气,这欧阳忠也算是一城之主了,而且南波城所辖不小,就差一个小镇的税赋?
 
    随着周萱的讲述,欧阳忠马上说:“秦院长,这您就误会我了,如果我不去收,那边只会更狠,两城之间因为这事,其实没起了摩擦,都是因为当初我的一个决定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决定?”秦阳问起原因,到底哪里误会了这个欧阳忠。
 
    欧阳忠开始讲起了原因:“秦院容禀。”
 
    当年如果不是那个没落的周家发现周家集这个地方,这里本就是块不毛之地。但是随着周家扎了根,一来二去这里变得繁华,这本来是好事情。
 
    好事情归好事情,但是到了前任族长,也就是周正父亲这一辈,为了达到他的目的,暗中分别许诺了两城城主,如果他升为族长之后,将年年都会奉上税赋,并且纳入所辖。
 
    “啥?还有这事,那不成了一女许两家吗,这不打起来才怪。”
 
    欧阳忠说:“谁说不是呢,他是当上了族长了,但是哪管族人死活。这是远近皆知的事情。后来如果不是我知道这事,故意避开天波城,并且假了敌对之势,故意叫板,说是税赋减半,只怕那边……”
 
    秦阳这下懂了欧阳忠的意思,如果那边周家集给天波城划入领地的话,那边的百姓只会更苦。
 
    “如此说来城主算是变相的为百姓做了善事?”
 
    欧阳忠说:“惭愧啊,我现在想想有些后悔了,如果当初我用了铁腕手段,也不会有如今的这个局面,这俗话说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,我现在算是懂了。秦院长,你说我这个城主是不是当得不合格?”
 
    “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?”秦阳反问。
 
    对于这话,秦阳并没有直观的理解,只是以前听过有此一说,甚至现在秦阳也没弄懂这话的意思。
 
    这天下难道不需要圣人吗,圣人和大盗又有什么关系。
 
    不只是秦阳糊涂,就连同行的周萱和魔灵也不明白,至于剑奴,这么高深的问题,他根本没有想法,因为他已经头疼了。
 
    剑奴说:“你们说什么呢,什么圣人不圣人的,做人不是凭本心就好?”
 
    听了剑奴一言,欧阳忠说:“我正是这个意思。”
 
    “正是这个意思,你说一堆我们听不懂的话,你几个意思?”剑奴不乐意起来。
 
    欧阳忠脸上露出更加惭愧的表情。
 
    既然当初欧阳忠是出自好心,而那边说打也没打,想必应该是韩旭新任城主后,无非想于众人面前立个威而已,如果要人攻打的话,应该不会雷声大雨点小。
 
    秦阳决定了,这事他要亲自出面调停。
 
    这会儿青璃和青莲姐妹,正奉命在王室那边,不然也不会欧阳忠亲自带队操练。
 
    南波城的状况就是缺人。
 
    除了圣女青璃,秦阳发现欧阳忠似乎无人可用。
 
    这也是个纠结,秦阳决定后面在这方面帮他一下。至天天波城的情况,现在秦阳还不清楚,以前也没听说过天波城的事情,这次正好可以顺便了解一下。
 
    所谓位面之子,如果不能很好了解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